心有合欢结

阿茗发表于2014年06月11日17:50:50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合欢树 阿茗 散文美文

习惯于每天散步,也习惯于散步时拿着手机随手拍,拍好玩的画面,拍美丽的画面,有时也拍不和谐的画面,然后有些发在网上,有些发给朋友看。比如,会给一位北方朋友发去我随时拍下的南方花草满堂彩,有时还会把百度词条一起发送过去了,教他记记名,认认形,再区分一下同科目的堂表亲戚,要做到知行合一。这位朋友总在Q上一本正经地称呼我为师傅,夸我懂得多。

其实,我对花花草草也是个外行,只是喜爱它们美丽的容颜,每次见到我所不认识的花草,都想着尽快打听到它们动听的名字,不知不觉中,林林总总,汇聚起来也就颇丰了。栀子、紫薇、含笑、女贞、结香、蘼芜……这些满堂彩名中都似乎蕴含了女儿家的小小窃喜。

合欢,记得我第一次初听此名,感觉好一个香艳的名!但结合着繁枝复叶中的霓裳羽衣,再一次启齿轻唤一声:合欢,遂有一种漫天云霞兜头盖来之感,比之烂漫樱花更为震撼。合欢开落,皆是盛大排场的美丽铺陈。

旧居河堤上有株经年合欢。春夏之交,千扇万扇合欢开。一阵风过,粉色扇形花即会缤纷而下,随迟缓的河水慢慢行远,或静卧河岸草地上,万绿丛中万抹红。天女散花亦不过如此吧,花儿的凋落原来可以这般惊心动魄。一朵合欢花飘落我肩头,心头一动,多美的花,色如霞,薄如翼,宛似一枝迷你孔雀翎。我怔忡在这美的谢幕中。

这株俯身河面的巨树,苍绿的枝叶间满是绯红的轻云,望之,如烟似雾,如梦似幻。这花朵是那么轻巧,似乎不欲在枝上多做停留,随时准备借风做一场令人心碎的旋舞。合欢静立,如陆游眼中的梅,寂寞开无主。年少的我,与她猝然邂逅。她赐我一片绕指柔,教我拾得一颗怜花心。

后来看《红楼梦》,比我更懂花的林妹妹心口疼,宝哥哥便命人将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。合欢浸的酒不曾尝过味儿,单这名儿便让人心驰神往,真真觉得日月无光,酒肉无味。合欢花,莫不是古典的爱情符号?有些莞尔,自己看书时,记得最深的皆是些爱情细节,舍本求末。古人说,萱草忘忧,合欢解忿。多么祥和的字眼啊。许多安神药中都有合欢成分。合欢植于庭院中,可帮助治愈精神抑郁呢。

旧居合欢一直定格在记忆深处,只是回不去了。好在苏州,不缺赏合欢的地方。每当春天华丽转身,盛夏闪亮登场时,我都会去山塘街走走,在普济桥一带,有成排的合欢伫立河岸,漫不经心,大开大落,年年如是。


hcsm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