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阳台雅意深

田宏莉发表于2014年03月04日16:51:09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阳台 田宏莉 散文

房子面北,朝南有不足3米一小阳台。前有高楼遮挡,阳台上仅能照进一米阳光,但它依然成了我和家人最喜乐的小天地。

阳台西面,置一组书柜,天然的木纹黄,质朴,大气。虽是捡来的旧物,却也成了书们的“暖巢”。家里本有一大书柜,这些年不断买书藏籍,书柜早已塞满。以至于这两年抱回的书,堆满了床头柜顶。地方挤卡,总觉得慢怠了我的爱书。去年,单位处理旧家具,我一眼看中了这组书柜。将它抬进阳台,那些“无家可归”的宝贝们,终于有了安乐窝。再去阳台,那些立得端端正正高低参差五颜六色的典籍,散发着浓浓的儒雅与渊博,让我家的阳台从此增了怡人的墨香味。

书柜以东,靠墙的地上,放着一个大塑料箱,内存居家不用的旧物。家里的旧衣物,完好无损的,我们洗将干净,送给乡下亲戚。有些破损的,废物再用,巧手的老公将它们做成拖把或抹布。这个塑料箱,初放阳台,外观不雅。作为主妇,我想出一招,找来一块白纱,将它包起来,上面搁一盆绿萝。绿萝喜阴好长,没多久,青碧的叶子便绿意婆娑,白绿相间,小小的阳台从此多了生机与静雅。

阳台不大,阳光又少,可我们还是难舍花草。于是,老公做了一小木架,支在阳台东角。逛花市的时候,我们便从容地抱回那些喜阴的满堂彩。那盆吊兰,密密的枝条葱茏健茂,枝头上的一兜兜花蕊,像一群调皮小孩,从花苞间探出粉白的笑脸。金钱草舒展着浓绿的枝条,椭圆的叶片,真似一枚枚厚实又可爱的铜元。它是父亲送的,说是祝我们财源滚滚,每每见它,老人家的祝福便温暖在心。还有两盆虎皮兰,枝叶刚劲,骨气饱满,墨绿的叶片被老公擦拭得一尘不染。

阳台顶中有一晾衣架,时常悬挂着家人的衣物。那些花花绿绿长长短短的衣物,飘在微风中,暖在阳光下。不知为什么,有事没事,我总爱瞅瞅它们,它们是我和家人平凡烟火里充满生机的一道风景,总能带给我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恬适之感。

常常读书累了,我去阳台转转,看看流云,观观鸟飞,伸伸懒腰,浇浇花草,心情惬意又舒坦。儿子爱在阳台上看街景,哪种跑车飚得快,那幢大楼将封顶,他总是观得恣意盎然。老公喜在阳台上喝茶,一方小几,一把茶壶,一张报纸,偶尔兴起的他,还会给花草们唱上一曲。

尘世里,我们平凡的小家。这方小小阳台,虽局促狭小,却一样让我们舒展心灵喜好,归置居家烟火。阳光、花草、书籍,和着窗外的蓝天白云、微风鸟语,虽是小日子,竟也不乏诗情与雅意。


hcsmnet